• 周四. 5 月 23rd, 2024

联合利华CEO退休“倒计时”:谈在华心路、冒险与大象转身

pu

7 月 30, 2023

文:潘嫻

來源:小食代(ID:foodinc)

曾猶豫要不要接CEO、開摩托環遊世界但被董事會勸阻、到中國工作……臨近退休,聯合利華CEO對外揭露了自己鮮為人知的一面。

小食代留意到,在近日做客一檔播客節目時,聯合利華首席執行官喬安路(Alan Jope)講述了其工作30多年以來的心路歷程,並談到對大企業改革、個人職業發展等方面的思考。

 聯合利華首席執行官喬安路 (Alan Jope)(資料圖片)

今晚,我們不妨來一起聽聽他的故事。

01

冒險

按照喬安路說法,當初大學畢業後就加入聯合利華的他從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執掌這家年入數千億的快消巨頭。

“我沒想過會當跨國公司CEO,這從來都不屬於我的野心。但在職業生涯的每個階段,我都感到非常幸運,因為會被安排去負責一些我覺得自己還沒有做好準備的事情。”喬安路說,自己留在聯合利華工作長達38年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公司提供不斷突破自我和探索世界的機會,二是認同企業價值觀,團隊之間彼此尊重。

“但我的腦海從來沒有一刻會想過,我會是或應該是公司的CEO。事實上,當我被邀請參與下一任CEO的選拔過程時,我一開始非常非常猶豫,因為這份工作帶來的並不全是好處。”喬安路笑稱,“對我來說,有點傷腦筋的一件事是坐在很威嚴的董事會主席旁邊。”

喬安路(資料圖片)

有趣的是,盡管覺得壓力大了,自稱愛冒險的喬安路還是拿到了這份工作。

“我不會說我一直在尋求改變(來獲得機會),但我確實喜歡冒險。” 喬安路說,“這體現在我和我家人的人生故事中,我們在新的冒險中成長,但不只是在職場,更與人生發展有關。我想當臨終前,人不會想起幾歲上了幾年級,但可能閃過曾對一間大型組織產生影響的能力,以及和孩子在不同地方生活的經歷。”

喬安路還認為,對自己而言,成為CEO並不等於“登上金字塔”。

“在聯合利華裏升職,基本就是所負責的金字塔越來越大。剛開始是一個小團隊,再到一個大團隊、一個國家市場、一個地區或一個全球部門。然後有人在後面說,‘恭喜,你到金字塔頂端了,你是組織中的食物鏈頂端’。這絕對是在胡扯。”喬安路說,“因為在我們這些大企業的頂部,還有一個無形的倒金字塔。”

“董事會、非執行董事、資本市場、媒體、每一位客戶和供應商,都認為CEO和他們有關。還有NGO群體、CEO和董事長社群,在你做到頂級管理層之前,通常不會經常接觸這些人。”喬安路講道。

喬安路(資料圖片)

其又指出,接過CEO一職意味著“更大、更繁重的責任”。這會改變個人對變革的思考,範圍不僅是組織內部,還包括業務運營的整個系統。小食代介紹過,喬安路任內曾推動聯合利華進行多項轉型,包括重塑產品組合時出售立頓所在茶業務、將全球業務架構重新拆分等。但他同時也有備受爭議的天價並購想法。

在這次節目中,喬安路提出,讓“大象轉身”不如想象中容易。

“我覺得大家,尤其是股東,都低估了大企業變革的難度。它需要來自高層絕對統一的聲音,說明我們正努力做出的改變是什麽。我認為在大企業(改革)中,最重要的是清除不必要的東西以便采取行動,把我們都不擅長的事情按恰當的優先次序排列。這個優先級不是排你要做什麽,而是你不會做什麽,然後才可以繼續(專心)做想做的事。”喬安路說。

其又表示,該公司首席人事兼轉型官Nitin Paranjpe的“超能力”之一就是清楚如何推動大型變革,“我從他那裏學到了果斷進行優先級排序和高度審慎的衡量標準。如果你想改變什麽,最好能衡量出來。否則,它只是口頭說說而已”。 

而在後來主持人問“一個人能否改變一家大企業”時,喬安路對此表示,“絕對能,但只有讓自己身邊有合適的團隊才能”。

02

“惡魔與天使”

那對於個人發展,喬安路又有什麽思考呢?

小食代了解到,在成為CEO前,喬安路曾在聯合利華全球多個市場工作過,包括到上海出任聯合利華中國北亞區總裁一職。但當時,到中國任職被其視為頗具挑戰性的工作。

“對聯合利華人來說,這裏是聲在外的‘離境室’ 。聯合利華在華六位相關負責人在任內被離職。然後有人問我,你願意到中國經營聯合利華嗎?我第一反應是你得告訴我一些(真實)情況。”喬安路說,他最終到中國工作,主要是想給孩子換個成長環境,同時看好中國發展勢頭。

“我們那時住在康涅狄格州的費爾菲爾德縣(注:美國富裕縣區),那裏就像比弗利山莊,但我們的孩子有點被寵壞了。所以我們覺得讓孩子們走出康州的優越圈挺好的。”喬安路表示,“時機通常也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我恰好在一個深層次開放和發展的時期來到中國,而且業務做得很好。” 

喬安路(資料圖片)

在一步步向上走的過程中,能快速調整心態被喬安路視為重要能力。

“當你在一家公司嘗試不同的管理層角色時,你是否擔心被拿來與前任比較?”主持人問道。喬安路對此表示,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他也“靈魂拷問”過自己,“這是我應得的嗎?我能達到我前任的標準嗎?我會達到自己的標準嗎?” 。

他緊接著說,“很多年來我都經歷過這樣一種時刻。事情似乎一切順利,都在如奇跡般推進中。那一刻,我會嘗試及時聽聽肩膀上的小惡魔說‘你沒有那麽優秀’。還有其他時候,你看似什麽都沒做對,那就允許肩膀上的小天使說‘別擔心,你還是原來(優秀)的你’。” 

喬安路(資料圖片)

喬安路又指,無論身處什麽級別和角色,每個人都能對組織和世界產生影響。其中,專注當下的人能帶來更大影響力,也擁有更多發展機會。

“我觀察到這樣一個悖論,那些埋頭做事、努力交出最好結果的人,無論他們被授予什麽任務,最終都有更多機會繼續前進,產生影響。有些人花太多時間擔心是否獲得嘉獎和下一次晉升,有點過於關注下一步而不是當前,反倒可能發現自身發展受阻。”喬安路說。

此外在喬安路看來,在追求職業發展的過程中,學會從生活中吸收能量同樣重要。盡管身居高位之後,這並非經常能如願達成。

“在我之前猶豫要不要當CEO時。我與自己達成過協議,我不會妥協周六下午踢足球的時間,但我(後來在遵守安排上)仍做得很糟糕。還有我每年都打算騎摩托車環遊世界進行冒險,雖然董事會每年都試圖阻止我。另外就是不妥協家庭假期、多花時間在健身房,但這些都非常耗體力,而你必須小心管理精力(並進行取舍)。”他說。 

喬安路(左二)在任聯合利華CEO期間的摩托環遊之旅(資料圖片)

不過,隨著卸任聯合利華CEO在即,喬安路也有時間享受退休生活了。

“我要用一段時間來享受自由和冒險,也會花點時間到一兩項事業上,但後者只會占我30%的時間。我認為外面還有一個廣闊世界等待探索。”喬安路說。

他指出,即便要從聯合利華退休了,但自己“不太擅長坐著無所事事”,會找一系列有意義的事情去做,包括參與兒子的創業項目。“我兒子住在加拿大西部,他對建立一家‘釣魚+導遊’的公司非常感興趣。他很會釣魚,也很會導遊,但沒有做生意的經驗” 。

p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