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本土年轻酒精厂牌频频出圈,「跳海」3年开11家店

文:AriaChoi

來源:CEO品牌觀察(ID:new_shop_)

小資情懷助推了精釀啤酒的高速增長,據公開數據顯示,2021年,國產精釀啤酒的消費增速遠高於整個啤酒市場,酸啤、果啤和IPA分別增長45%、35%和19%。預計2025年精釀啤酒市場規模將達1342億元,占整體啤酒市場規模的17.2%。

本土精釀品牌頻頻出圈,國慶前夕,跳海酒館一口氣開出了三家新店。

作為一家年輕的酒精廠牌,短短3年間,跳海從北京出發,逐步拓展到廣州、深圳、成都、重慶、杭州6座城市共11家線下店。

依托青年社群文化、客廳文化野蠻生長

“對於一間真正的酒館來說,喝酒是最不重要的事情。”——跳海

2019年8月,跳海創立,第一家店位於北京後海的胡同裏。3年間,其每家店都因其他原因經歷過不止一次的休店。

跳海,是依托青年社群文化、客廳文化野蠻生長出的酒精廠牌,因酒友們喝多了就愛成群結隊的跳進後海而得名。

在跳海,“喝酒”是最不重要的事,“組織”才是最重要的事。這裏的“組織”指的是跳海的社群文化。目前,跳海經營有100+個線上社群,這些社群都是高活躍度的酒精社群,每天能產生大量有趣的社群話題與內容。跳海聚集了來自不同職業、不同年齡段的消費群體,共同創造了一個年輕、創意、富有活力的酒精品牌。

跳海還自稱文化公司,名為“愛跳不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從誕生以來,就是青年自我表達的匯聚。隨著跳海文化的不斷豐富,“跳海”逐漸變成了一個符號,代表“大膽、叛逆、自由“的事情。

TA是酒館,而不是酒的商店,跳海開創了一個個供青年朋友在此分享、連結、自我表達的空間。例如每周會有一天將酒館變做會客廳,鼓勵每個人成為主人翁,同時鼓勵任何形式的分享與招待。

品牌還強調運營地本地化翻譯,例如,北京店的歌單選擇更偏向地下,與城市青年的反叛精神相契合;而成都店、重慶店的歌單則以雷鬼為主。

更有趣的是,跳海還為新老舊友提供6大特色友好服務,包括呼吸友好、醉鬼友好、寵物友好 、走神友好、獨處友好、藝術友好,帶給顧客形式自由、定義自由的喝酒體驗。

此外,跳海還連接上百名本地青年KOL,不定期在不同城市策劃大型啤酒節、音樂節、攝影展等豐富多元的活動;他們還做電台節目”跳海雲客廳“,聲張當代需要被聽到的觀點。

業態合作方面,跳海也一直走先鋒路線,除了與超級植物、犬舍酒店、我要WhatYouNeed等多個品牌進行聯名合作,各個門店也都有不同的合夥品牌加入,例如Libertango Vintage古著商店、雞尾酒吧N0N-B1NARY、冰淇淋品牌北平冰匠、深夜食堂箸·關東煮等。

02

布局多個城市,打造不同創意主題店

作為一個年輕、創意、富有活力的酒精品牌,主要供應精釀生啤,品牌在每個城市的每一家店都呈現出不一樣的風格、不一樣的主題,當然還有不一樣的名字,比如“北二跳”、“北四跳 ”、“跳海Pool”等等。

*“北二跳”

今年7月份開業的“北二跳”位於北京安定門,是跳海在北京的第二家店。其縱向三層空間裏,聚集了五個品牌業態:咖啡、雞尾酒、古著店、關東煮,以及24小時電影院,和頂層目前處於長期關閉的“貧民窟露台”。

*“跳海Village”,別名跳海村、北四跳

”村口幾堵矮土墻,圍起來一個三百來平方米的小院,院裏有大樹,頭頂是星星。在熙熙攘攘的東四環次中心,跳海村有低瓦數的昏黃燈光和小湯山一般的從容;在天空和平地被私有化的北京,跳海村像一個真正的廣場一樣公共。”跳海用文藝的辭藻描述這家8月新開的“跳海Village”。

這家店,以一種農家樂的生活方式呈現,聯合北京咖啡烘焙品牌「D.A.O Coffee」、餐飲品牌「浪個 Lang-Diner」、戶外品牌「野氪島YekersDAO」,打造一個自給自足的“跳海村合作社”。這裏白天可以喝咖啡,晚上可以喝酒,晚飯在院裏吃,夜裏點燈紮帳篷。

*“跳海Pool”

9月底新開的北京四號店,其位於東四文創活躍區域,打造了出人意料的泳池風格,除了再次與「D.A.O Coffee」、「浪個」合作,還引進獨具北京特色的冰淇淋品牌「北平冰匠」。

「北平冰匠」專注手工GELATO領域,其獨創的“老北京豆汁兒冰淇淋”、“銅鍋涮肉冰淇淋”、“杏仁豆腐二鍋頭”口味盡顯京潮範兒。

*華東首店——跳海HANGZHOU

9月24日,跳海酒館華東首店「跳海HANGZHOU」開業。它是一棟以紅磚壘成的兩層建築,以及大面積的落地窗點綴。一層提供精釀與咖啡;二層是合作聯名的「丁北三號」,提供雞尾酒水。

跳海HANGZHOU希望能為生活在這個高速運轉互聯網城市下的青年帶來一種新的存在:安全、舒適、歸屬、自由、包容、聯結。

03

3年11家店,”造海計劃”持續推進

精釀啤酒作為一種代表年輕社交文化的新消費品,大部分消費場景集中在線下,精釀文化與年輕群體家庭聚會、露營野餐等消費和社交場景相適配。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我國擁有約4,400家精釀啤酒相關企業。從成立時間來看,95.5%的相關企業成立時間在5年之內,成立於1年內的占比超過30%,我國精釀啤酒賽道發展高歌猛進。

從精釀啤酒誕生的背景來看,小酒館夜經濟和國民經濟發展相輔相成。從消費地看,一二線城市是精釀啤酒品牌主要用戶聚集地,主要原因一是消費力更強,二是年輕人生活文化容易形塑和傳播。

跳海在不同的城市,有著不同的定位,選址上大多以社區店為主,卻吸引不一樣的客群。

在北京,跳海是青年公共生活陣地。以安定門店為例,其客群畫像主要聚焦處在酒量全盛時期的鼓樓Z世代、選擇松弛多元生活的年輕人以及散裝藝術家們等;

在廣深,跳海是本地市民與大廠員工的老地方。其廣州首店選址於天河商圈六運小區,這裏的居民畫像涵蓋了生活穩定豐富的廣州市民、對啤酒要求比較高的資深酒友、社恐但其實喜歡坐在吧台互動的人等。據悉,廣州二號店也將於10月初落地南天廣場後街。

在成渝,跳海是”廣義亞文化的綠洲,西南加利福尼亞“。其重慶店選址於遠離喧囂又炊煙裊裊的渝北區,到店的消費者畫像是世界音樂玩家、流浪嬉皮、五顏六色的小年輕,以及只是想安靜又有趣地喝酒的松弛成年人。

截至發稿日,跳海酒館共有11家店,其中北京4家, 廣州、深圳各2家,重慶、成都及杭州各1家 。

據悉,跳海的“造海計劃”將在北廣深、成渝、長三角持續推進,未來進駐更多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上海首店也將在今年落地。

“按時喝酒是必要的,而我們總會相見”

p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