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司全面放开加盟,能翻盘吗?

文:內參君

來源:餐企老板內參(ID:cylbnc)

01

海倫司全面放開加盟

小酒館品類的“晴雨表”,行動了。

6月2日,海倫司(09869.HK)正式官宣推出“嗨啤合夥人計劃”,面向中國大陸、中國香港、越南、新加坡、日本、泰國、馬來西亞等多個國家地區。

消息放出後,品類頭部的大動作在業界掀起了一輪討論,同一時間,在消費者層面也引起了“轟動”。官微評論區,不少網友、意向加盟商表明態度:

“麻煩立刻來個合夥人開到我家門口!”

“終於有機會不只是做精神股東了。”

“睡覺暫停,我來開!”

“終於開放加盟了,也算不辜負我天天來問。”

熱潮之上,昨天(17日)海倫司又召開了一場招商加盟大會,進一步向外界展示了這次代號為嗨啤合夥人計劃的“行動檔案”。

發布會上,海倫司表示,嗨啤合夥人計劃的正式啟航,將預示著新的起點,也是海倫司真正的“創業元年”。

“20年前,海倫司點燃了重塑酒館行業的星星之火,讓時代重新認識了酒館。現在,我們已經做好準備,賦能每一個‘酒館夢’,無數次市場驗證造就極致的商業模型,新材料與新技術打造高品位的聚會空間,我們希望與大家攜手為這個時代做一件事,讓天下沒有難開的酒館。”

02

“聚合社會力量”的海倫司,

要把小酒館做成國民級大品類?

根據內參目前獲知的信息,海倫司此次加盟的主要信息有幾個方面值得關注:

1、多種店型選擇,門店場景、面積不受限

此次加盟,海倫司目前開放了三種店型,分別為精品店(80-120㎡)、優品店(180-200㎡)、臻品店(240-260㎡),場景含括商場、街鋪、社區等多種模型。據海倫司表示,後續品牌還將根據發展規劃,適時開放80㎡以下以及300㎡以上的店型加入嗨啤合夥人計劃。換句話說,相當於未來海倫司對加盟門店基本沒有強制面積限制。

2、階梯式抽成,投資下限相對更安全

前期投資層面,除租金外,共有裝修裝飾費45萬元起、設備及桌椅費15萬元起、一次性繳納保證金5萬元,以及15萬元的品牌合作費,合作期限為4年,到期後可續約。

值得關注的是,在收益政策層面,海倫司采取了“階梯式抽成”,這意味著,投資海倫司的下限相對更安全,品牌方將會最大限度保障合夥人利益,風險程度直線下降。以優品店為例,當月毛利總額在6萬元及以下時,海倫司不抽成,100%返還毛利;達到6-10萬元時,僅抽成10%;10-15萬元,抽成25%;而只有當月毛利總額達到15萬元以上時,海倫司才會抽成40%毛利。

3、全托管加盟模式,基本等於“一鍵開啟創業之旅”

在加盟模式上,海倫司采取的是全托管模式。品牌方將提供從選址、招聘、員工培訓、運營督導、營銷、供應鏈賦能等全鏈條服務。對於加盟商來說,這樣的模式顯然更加“省心省力”,也同樣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加盟過程中可能存在的隱形風險,使加盟的“性價比”更高。

據其官方表示,采取全托管模式是為了進一步控制品質。但倘若進一步深究,在這個模式中,海倫司將對加盟商進行“集體孵化”,這背後,或許也隱藏著海倫司更大的野心。比如,進一步擴張的同時,“聚合社會力量”將小酒館做成國民級大品類。把有品位的聚會空間,打造成大眾日常生活的基礎設施。

今年以來,餐飲業內各品類開放加盟的品牌不斷增多,不少餐飲人都曾對內參透露,“搶人、搶鋪”已經是當下的主旋律,而加盟正是餐飲品牌的擴張之道。

曾長期拒絕加盟模式的喜茶,2022年底宣布招募合夥人,今年初落地開張了第一批加盟門店;本土咖啡的第一家萬店品牌瑞幸,也官宣開放“帶店加盟”模式;樂樂茶在獲得5億融資後,同樣宣布開放加盟。

仿佛一夜之間,加盟就成為了富有廣譜色彩的集體行為。

從表層來看,海倫司在此時開放加盟,並給出“階梯式抽成”以及“全托管模式”的誠意之舉,意在擴大這場“加盟商搶奪戰”中的話語權地位,但深層挖掘,海倫司想要的遠不止於此。

集體孵化,一方面意味著海倫司勢必要動用自身全部資源,為所有加盟合作人賦能,而海倫司也將在這種過程中,成為一家帶有“品類孵化者”標簽的平台公司;另一方面,“有組織”、“有規劃”、且有相當規模的集體行為,所帶來的社會關注度,也可能會使得小酒館賽道從“小而美”品類進階為國民級大品類。

這一次開放加盟,無論從品牌戰略還是行業屬性上,海倫司顯然都是有備而來。

03

不好做的小酒館,

海倫司憑什麽翻盤?

某種程度上,上文我們所看到的,已經是海倫司加盟模式的2.0版本。

去年起,海倫司就進行過加盟試水,挑選了百家門店轉向加盟,以特許經營合作的方式開店。此次“合夥人計劃”,可以說相當於是在1.0版本基礎上,打磨調整後的結果。而事實上,聚焦海倫司品牌本身,其從成立起就一直在探索小酒館品類的多種可能性。

◎海倫司樣板間

作為“品類第一股”,海倫司的出現曾掀起了一股“微醺經濟”風潮,激勵了不少業內外創業者入局。頂峰期,包括海底撈、眉州東坡、喜家德、和府撈面等頭部餐飲品牌在內的入局者,均對小酒館品類青睞有加,更不乏眾多跨界大佬。

但受到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大大小小入局的小酒館,逆風翻盤的少,黯然收場的多。而海倫司財報數據的下滑,也一度成為外界“唱衰”小酒館品類的證據。

一位曾涉及過快餐、小吃、酒館等多個餐飲品類的連續創業者對內參表示,“小酒館品類,千億級市場規模是數據公認,門店毛利高也是事實,但很多如我一樣真正紮進來的創業者,是在經歷過才明白,這個品類的隱形門檻其實很高。”

當非剛需品類遇到消費分級的大環境時,小酒館品類不好做是大概率事件,接連不斷的退場者,都在發出謹慎入局的警告。但與此同時,多到數不清的入局者、數據測算下的未來發展前景,也在另一個維度證實著“夜經濟”還會火熱。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吃上蛋糕”,分享賽道紅利,最安全的辦法就是背靠巨頭、托管式合作。以海倫司為例,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其背後是嚴格的市場監管條例與法律責任,同時有著通暢的融資渠道,對於加盟合夥人來說,不用過於擔心品牌方割韭菜、跑路、圈錢等問題。

“這個行業的門檻並不如想象中那麽低,不過相對應的是,行業裏的巨頭也沒那麽容易被翻轉。”

品類頭部所帶來的天然光環是難以想象的。作為小酒館品類中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企業,跨越20年周期的先行者,是海倫司身上的標記。甚至可以說,“海倫司”三個字本身,就是小酒館行業的一塊“金字招牌”。

隨著疫情三年的洗禮,一切都正在回歸正軌。今年,海倫司的業務模式在空間體驗、運營效率、成本控制上都大幅提升,在周期中不斷打磨、迭代,如今被市場驗證過的上市品牌,迅速翻身。

前陣子,海倫司對外公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2023Q1,海倫司收入約為3.55億元至3.56億元,凈利潤約為7400萬元至7600萬元,已經轉虧為盈。

與此同時,今年5月,海倫司也同樣開啟了海外新征程,門店落地新加坡後,在小紅書、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帶動了大量消費者的“打卡潮”。

但,客觀來說,無論如何,對於餐飲企業來說,開放加盟本就是一件集爭議、流量、機遇等多維度共存的事情。翻盤能否再度起飛尚不可知,不過“快一步”的海倫司,已經占了先發優勢。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