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展商比观众多!遭遇史上最惨淡春糖后,他们说信心比黄金重要

文: 李歡歡

來源: 快消(ID:fbc180)

01

“不來損失大,來了損失更大”

11月10日下午五點,第106屆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以下簡稱“春糖”)的第一天,73歲的阮春芳滿臉愁容地從展館走出來,“守了一整天,一個意向客戶都沒有”。

阮春芳從浙江余姚過來,公司是做醬腌菜生意的,產品既在國內銷售,也向美國、馬來西亞等國家出口。據阮春芳介紹,疫情之前,他公司的年營收規模超過了一億元,疫情之後縮水到只剩3000萬,主要是出口業務受疫情和貿易壁壘影響較大。

出口受影響,那就在內銷上多花點力氣。阮春芳從事醬腌菜行業30多年了,其自主生產制作的“老阮”牌榨菜在當地小有名氣,與川渝地區的麻辣不同,“老阮”榨菜偏甜口。這次參加春糖,阮春芳本想接洽到一些中西部和北方的優質客戶,把國內市場打開一點,在酒店和會展中心都布了展。結果,因為疫情影響,“像新疆、青海、西安這些北方城市的經銷商都沒來”,阮春芳的計劃也落了空。

雖然沒有像大公司一樣大手筆地去租賃和裝修展位,甚至為了節省開支,阮春芳和幾個老鄉一起合租了一個十來平方米的展位,但這次春糖之行,公司還是投入了十幾萬的成本。“哪怕只簽下兩個客戶,我們也許就能回本”,結果直到展會的第二天,阮春芳仍未如願。

在食品行業待了大半輩子,阮春芳參加了三十多屆糖酒會,“這次是最慘淡的,往年總能簽到意向客戶,至少可以保本”。

今年春糖,像阮春芳一樣無功而返的廠家並不在少數,相信這些天社交媒體上的吐槽,已足夠多。“這就是花了50萬參展的效果,太蕭條了,欲哭無淚”、“花了十多萬,展了兩小時,我們找誰說理去”、“不來只是損失了十幾萬定金,來了損失更大”……

由於全國多地受疫情波及,今年春糖人流量斷崖式下滑,不少廠家花高價打造的展位,鮮有人問津。快消君這幾天在現場走訪和調研的幾十家不同規模的企業,都逃不過同樣的命運,只不過大家的承受力不同而已。

大企業或正處在上升期的新消費品牌拿出上百萬來打造又大又氣派的黃金展位,即使現場簽單情況不理想,也在可承受範圍內,畢竟大品牌的影響力在那兒放著,即使沒有糖酒會,排隊代理的經銷商也不少,參加春糖更多是一種秀肌肉式的品牌露出。

而上升期的新消費品牌,雖然也急於走向線下,但往往更看中春糖帶來的品牌聲量。比如,今年備受關注的某螺螄粉新品牌,其在休閑食品展區最黃金位置打造的展位,看起來時尚亮眼,有業內人士保守估計成本至少需要200萬。

快消君從該品牌相關負責人處了解到,展會期間品牌單天大概吸引到了上百個意向客戶的接洽。當然,從意向到落地,這個數據還會大幅縮水,但該品牌並沒有像多數中小企業一樣那麽在意投入產出比。賬要看怎麽算,“還要考慮品宣價值和經銷渠道的拓展加固,我們品牌從今年成立至今,線上線下的投入不少,春糖只是眾多活動中的一個”。

當然,並不是所有品牌都這麽財大氣粗,在掙錢越來越難的當下,更多中小企業要省錢過日子。同樣是做螺螄粉的,另一家來自柳州本地的非一線品牌,在酒店展和會展中心總共投入了五六十萬,連展幾天一直收效甚微,公司為了及時止損,在會展的第二天就撤離了,“按照我們的投入成本,至少要銷出五六百萬的貨才能回本,結果現在只銷出了80來萬,再守下去沒有意義,現在不走,我們回柳州就要面臨全員隔離的風險”。

02

生意得繼續,信心比黃金重要”

及時止損、提前撤離的廠家不少,這類廠家大多在來之前就已預估到了現場的慘淡,“我們全國很多客戶都提前說了今年不會來”,但想著交了那麽多定金又不會退,不如來現場看看,萬一有收獲呢?

只是,大多數的結果沒有“萬一”。王輝所在的公司主要從事植物拉絲蛋白的生產與研發,他告訴快消君其同行大多數都交了定金,但最終都主動放棄,沒來春糖現場。王輝表示,同行的做法很明智,“不來就損失8萬元的定金,像我們來了搭建裝修場地就花了20多萬,再加上人員安排等開支,投入的40多萬就打水漂了”。

與廠家的損失慘重相比,經銷商們相對幸運得多。與快消君隨機交流的幾個經銷商,來自廣西、安徽、浙江等不同地方,他們均表示雖然很多廠家沒有來,但自己都找到了相對滿意的產品,“大的品牌對接不用等到春糖,來春糖主要是為了集中接洽一些平時比較猶豫的中小品牌”。不過,他們也表示,現在經濟形勢不好,今年出手更謹慎。

不過,廠家們也不是一點收獲沒有,還是那句話,賬要看怎麽算。比如,今年因為“展商比觀眾多”,展商之間有時間相互交流取經。比如,在休閑食品酒店展的12樓,做烘焙生意的東北小夥和做鹿肉零食生意的青島大姐,在相互苦笑的同時交流著彼此的經驗,前者教後者怎麽運營抖音和快手小店、怎麽去跟快遞公司砍價,後者教前者怎麽打通商超渠道。

(某酒店展現場)

沒有簽單,大企業、新消費品牌可以說自己是花錢做品牌,小企業也可以說自己是花錢了解市場。來自福建古田的泉國川,公司是做菌菇生意的,疫情之前只做出口業務,產品主要銷往日本和台灣,疫情之後,出口業務受影響,公司營收規模從3億多縮水到了1億。跟阮春芳一樣,為打開內銷市場,泉國川跟團隊來到了春糖,雖然首戰出師不利,一單未成,但泉國川表示,“至少從一線了解到了國內市場與海外市場的差異”。

展商們各有各的苦,但問到明年是否會繼續參加春糖時,大多數企業表示如果沒有疫情還是會參加。作為行業的晴雨表,春糖依舊是很多中小企業招商的一個重要途徑,這真驗了那句“春糖騙你千百遍,你沒春糖不習慣”。

在經濟領域,我們常說,“信心比黃金更重要”,此次春糖之行,與多位中小企業的負責人交流之後,快消君深感這句話的份量。正如做出口生意的阮春芳和泉國川所言:“雖然,春糖出師不利,但疫情以來公司遭到的暴擊太多了,多一件也無妨,我們的生意還得繼續”。

企業家本身就是那種終身與不確定性纏鬥的高風險角色,當下正是信心比黃金更重要的特殊時期,無論如何,希望他們熬到最後、迎來“全面復蘇”。

p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