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流量变“留量” 关键看内功

pu

7 月 26, 2023

  自今年3月以來“淄博燒烤”火了,餅卷肉物美價廉、淄博人熱情好客,加上互聯網流量的加持,共同成就了淄博燒烤的“神話”,並在“五一”期間達到了流量的巔峰,吸引著全國各地的遊客前來一探究竟。然而,“五一”過後,熱度逐漸冷下來。尤其是近日“淄博燒烤店鋪轉讓”“淄博小餅從‘供不應求’到‘供應過剩’”等話題引發人們關注,網友眾說紛紜、褒貶不一。

  從因電視劇《狂飆》而火出圈的廣東江門到書寫“燒烤神話”的山東淄博,網紅城市的“炙熱”無處不在,瞬間帶動了人氣和知名度,乃至於城市、景區、景點的知名度和消費力。然而,熱潮一過,降溫迅速。業內人士表示,淄博燒烤的降溫只是從流量巔峰時期回歸到了常態。但其網紅效應的退熱,卻引發一些思考:如何把偶然的流量轉化為長久的“留量”,進而助推一座城市的可持續發展。

淄博燒烤熱度驟減

  數據顯示,截至7月初,淄博的燒烤相關企業在今年內新增了829家。僅4月就新增了385家企業,而去年一年淄博燒烤相關企業才新增了400余家。5月淄博燒烤相關企業的注冊數量就開始下跌,僅新增90家;6月僅新增15家。與此同時,不少店鋪貼出轉租信息。

  淄博市張店區一家正在轉租中的燒烤店店主稱,他們年租金12萬元,轉讓費15萬元,並一再表示價格可以再商議。該燒烤店室內面積200平方米,室外面積200平方米,能夠容納六七十張桌子。據店主所述,該燒烤店今年4月份才開張,裝修設備全新,接手即可直接經營。

  除了依舊熱鬧的“八大局”市場外,一些曾經座無虛席的淄博燒烤店,即便在用餐時段,也只能看到零星食客。與此同時,不少店鋪貼出了“轉租”信息。

  有網站近段時間出現了數百條淄博燒烤店鋪轉讓信息。其中不少店鋪都具有新開業、新裝修和新設備等特點,多數表示接手後即可繼續經營,轉讓費用從十幾萬元到三五十萬元不等。

  淄博當地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大部分店鋪轉讓的主因是沒有生意,虧損過大。

  他認為,現在轉讓可以“及時止損”,在淄博燒烤市場尚未完全“冷卻”之前,盡量挽回一些損失。“這是店家想要盡可能地挽回成本的表現,畢竟不少店鋪開業時間並不久,很多甚至沒有收回成本。”他說。

  而作為淄博燒烤“靈魂”之一的淄博小餅,如今的處境也真實地反映出淄博燒烤“退燒”的情況。

  淄博燒烤最開始火爆的時候,小餅一度被瘋搶,許多廠家在淄博本地都供不應求,更不用說外地訂單了。但小餅“一餅難求”的狀態只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

  因為“一餅難求”,許多淄博本地人也選擇了“入坑”。在淄博經營燒烤店多年的孟先生說:“我朋友以前是做印刷行業的,後來看淄博燒烤火了,就買了台機器做小餅。中間因為辦理各種證件耽誤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等機器調整好了,小餅卻沒那麽搶手了。”

  由於淄博小餅主打薄利多銷,運輸成本過高,對廠家來說並不適宜。據介紹,小餅常溫一般是3天保質期,如果從淄博到成都的話只能空運,運輸成本是個很大的問題。如果冷鏈運輸的話,時間比較久,但是小餅的口感會大打折扣。

  他說,之前店裏經常會出現小餅沒了的情況,引發顧客不滿,現在小餅需求回歸正常,廠家和產品提供的選擇也比較多,“這樣才是比較正常的情況。”

  鄒記小餅的負責人表示,如今僅張店區就有100多家做淄博小餅的廠家,而過去整個淄博市也不過50家左右。無論是燒烤店還是小餅廠,他們最初進入燒烤行業,都是跟風想賺錢,只是他們過於高估了市場行情,沒想到流量會消失得這麽快。

從流量巔峰回歸常態

  一時間,“淄博燒烤涼了”等相關話題沖上了多個社交媒體平台熱搜。對此,網友們眾說紛紜。有人表示,淄博燒烤依舊紅火,轉讓現象只是個例;但也有人認為淄博燒烤本身撐不起龐大的流量,遲早會降溫。

  一些燒烤店老板反映,現在的客流量雖然不及四五月巔峰時期,但和“火”起來之前比還是多了很多。有一些燒烤店轉讓門面,實屬正常。

  淄博本地一位燒烤行業的人士表示,淄博本地燒烤店目前確實有些在轉讓,不過像牧羊村這樣的網紅店,生意依舊非常火,後面跟風開的生意就比較一般。“目前正處夏季,其實淄博市民夏季吃燒烤的也多。但熱度減退之後,燒烤店供大於求了,肯定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他說。

  在多數淄博人看來,淄博燒烤並非不火了,而是從流量巔峰時期回歸到了常態。一些網紅燒烤店的燒烤仍然需要排隊,只是等待時間沒有之前那麽長了。

  對於一些燒烤老店來說,由於他們原本就有一批固定的食客,再加上淄博燒烤的流量加持,即使當下遊客有所減少,影響也不大。

  而官方對此也給出了回應。淄博市八大局文化市場工作人員表示,相比特別火爆時期,目前八大局市場的人流量的確有所減少,但這是正常現象。“熱度一定會在一定程度上下去,但如今比起淄博未受關注之前,人流多了十倍不止。”該工作人員說。

  淄博市委宣傳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這些都是正常的市場現象,他們之前沒有關注到具體情況,並表示相關業務範圍很大,不可能面面俱到,有些問題如果沒有認真調查統計,很難給出答復。

  淄博市文旅局相關工作人員也表示:“作為文旅局,將會在下一步集中推薦淄博市更加優質的文旅資源,推出一些相關的文旅活動來吸引遊客,留住遊客。”

保持“長紅”仍是關鍵命題

  事實上,早在今年5月,網友已經就“淄博燒烤熱度降溫”話題進行了討論。

  當時不少餐飲人表示,走紅於網紅營銷的淄博燒烤,確實需要時間來去一去“虛火”。

  “淄博燒烤是否可持續,取決於這個熱鬧可以湊多久。”有餐飲人表示,不管網紅大咖還是來打卡的普通食客,目前都屬於一窩蜂湊熱鬧的心態,這種情況下,淄博燒烤是很難長久發展的。

  淄博燒烤“熱”得突然,“冷”得也驟然。業內人士分析指出,一是流量自有其不斷更新的特性,市場經濟自有一套供需規律,淄博燒烤“爆紅”之後回歸正常,不足為奇。與此同時也能看到,只有那些能夠經得起考驗的店鋪才能夠在大浪淘沙中脫穎而出。二是大多遊客是出於好奇心理,當“淄博燒烤”那層神秘的面紗揭開以後,其吸引力也會隨之淡化,甚至會產生審美疲勞。三是在市場經濟快速發展的今天,產品更新迭代迅速,而被稱為“老字號”的產品固然有其獨特的優勢所在。湊熱鬧是一次性的,相當於“一錘子”買賣,邏輯上就不具備可持續條件,這無論在餐飲業還是其他行業,都是鐵定的規律。西安作為老牌網紅城市,從年初至今熱度不減,但在如今網紅城市噴湧的背景與流量、熱點終究冷卻的趨勢下,如何在城市競爭中持續脫穎而出,保持“長紅”仍是關鍵命題。

  業內人士表示,流量密碼不可能一成不變,如何制造流量,再讓流量轉化為長久的“留量”,實實在在地帶動地方經濟發展,是淄博也是其他城市值得思考的問題。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是文旅產業的立身之本,也是爭取“留量”的必勝法寶。文旅發展無法一勞永逸,只有不斷優化服務、完善基礎設施、加強市場監管、營造景區良好營商環境,推出契合當下潮流、切中市場和社會需求的文旅產品,才能激發文旅市場活力,打造文旅消費新的增長點。單一的燒烤或許無法滿足遊客差異化休閑旅遊的體驗需求,如何進一步挖掘旅遊資源,豐富旅遊產品供給,不斷改進公共服務水平,這些角度都還有文章可做,也是輿論紛爭之後所該奔赴的方向。

  “當然,如今就斷言淄博燒烤涼了,同樣也還為時尚早。受經濟規律影響,旅遊城市發展過程中時常經歷波動,所以對於淄博當地餐飲商家,更需要理性看待淄博燒烤的冷熱變化,切勿因為看中短期流量就作出沒有長遠計劃的決策。”有餐飲人如是說。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也提出建議:首先,要挖掘城市中真正可持續的產業,“找到跟城市相契合的可引爆的點,這是基礎”。其次,改善交通、住宿等環境有助於吸引更多的消費群體。再次,重視改善營商軟環境、簡化行政流程,“政府要多跑路,商家和消費者少跑路,把更多便利留給遊客”。最後,通過短視頻平台的宣發提升城市的知名度也是一個很好的思路,“把項目和產品與人連接起來,為消費者提供多樣化的體驗”。

 

 

p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