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3月 1st, 2024

食品科技又整新活!连植物都不用,有空气就能“无中生肉”

文:Amelie

來源:矽兔賽跑(ID:sv_race)

最近的空氣汙染指數報表,北美居民在網上一片哀嚎。有人不無誇張地說,自2001年911事件發生以來,就沒見過這麽濃的煙霧。

這個夏天加拿大野火肆虐禍及美國,雖然數百名消防員從澳大利亞、法國、新西蘭、南非等地趕赴過去救災,但造成的嚴重空氣汙染已成事實。經歷過幾年疫情傷痕的紐約市民,無奈重新戴起了口罩。

當最習以為常的呼吸都平添了一份風險,除了無奈、哀傷,空氣汙染、環保這些話題較之以前更被關注。如何減少各類空氣中的化學排放物、如何高效減碳一直是眾多環保公司為之奮鬥的目標,隨著極端天氣的反復出現、溫室效應日益明顯,環保各賽道創業者也從中發現了更多商機。

01
你沒聽錯,空氣造肉

聽起來難以置信,但這種「無中生有」的商業模式正在逐漸被更多人認可。“空氣造肉”這個概念正被加州一家名為Air Protein的創業公司作為自己獨特的商業模式,運營得風生水起。

圖源:Air Protein

Air Protein公司在2019年年初成立於加州,短短10個月,就發布了以二氧化碳制成的肉,且其蛋白質為完全蛋白質(complete protein),他們說這種“肉”擁有與雞、豬、牛、羊等同等的營養價值,更勝植物蛋白制成的人造肉。

其創始人Lisa Dyson,不僅是為科學家、物理學家,更是一位成功的女性企業家。她曾親眼目睹了卡特裏娜颶風相關的災難造成的破壞,此後就一直致力於解決氣候變化問題。

Lisa Dyson;圖源:Air Protein

Dyson一直是生物技術公司Kiverdi的創始人,Kiverdi與企業合作,通過重塑供應鏈以二氧化碳為基礎制造商品。

2019年,她和John Reed博士一起從NASA在20世紀60年代進行的一項研究中獲得靈感,發現了名為Hydrogenotrophs的、靠吞食二氧化碳並借由水中的氫化合為食物的這種細菌,通過這種細菌作為發酵基底來生成蛋白質,是一種解決危機的辦法。

“你給它(Hydrogenotrophs)喂食空氣元素,它會像酸奶發酵一樣生長。你把它擦幹,你會得到富含蛋白質的粉狀物。這種粉狀物可以用來加工成人造雞肉、牛肉或者海鮮。”Dyson在采訪中這麽告訴記者。

NASA在這項研究中曾經提議將微生物與宇航員呼出的二氧化碳相結合來制造食物,但後來並未具體落實這一想法。Dyson從中發現了巨大潛力,新公司Air Protein從Kiverdi中剝離出來以後,她們組建了專業的空氣蛋白制造團隊,結合現代食品制造技術,正在努力嘗試打造提供地球上最可持續的肉類替代品。

去年,Air Protein第一個由空氣制成的肉的專利獲得批準。今年上半年,Air Protein在加州聖萊安德羅開設了第一家“空氣農場”(Air Farm),能夠在無需農田的情況下生產大量食物,目前正處於調試階段。

上個月,美國糧食巨頭公司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和Air Protein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會向其提供研究人員、原料見解、技術和戰略,以幫助Air Protein開發商業化產品,並計劃合作建立和運營一家具有商業規模的“空氣蛋白”工廠。

ADM還是Air Protein公司的投資方之一,4年時間裏,Air Protein已經累計籌集了1.07億美元資金。

02

噱頭還是硬核技術

Air Protein成立第一年發布的“空氣肉”,看起來有些像全麥面粉:

圖源:Air Protein

這種蛋白粉嘗起來並沒有什麽味道,但是可以用它來制作出看起來和吃起來很像我們熟悉的食物。

為什麽這種物質也可以稱之為“肉”呢?

其實這種氨基酸機構和真肉蛋白質及其相同的粉末壯物質,也被稱為是人造肉的一種。

從成分中來看,這種空氣肉除擁有一般肉類所具有的9種胺基酸外,還富含維生素B12——主要存在於肉類、魚類、奶類的維生素,在素食蛋白質裏幾乎沒有。用大豆制成的類似肉口感的一代人造肉中就不含B12,當然市面上人造肉產品可以通過添加人工合成的B12來增加其營養價值,這方面人造肉顯得更有優勢。

制作原理也如同發酵,使用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氮、氧等常見的成份,再與水和礦物質混合成基底,再通過Hydrogenotrophs細菌發酵基底,就像制作酸奶、面團般,將這些原料轉化為粉末狀的蛋白質。

它的用途很廣泛,可用於多種食品中——不僅是無肉肉類,還可以作為谷類食品或蛋白棒或奶昔的補充劑。

這種可持續和環保的食品生產方式,與傳統的肉類生產方式相比具有明顯的一些優勢,例如減少對土地、水資源和化肥的需求,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並可以在不受季節和地域限制的情況下進行生產。

而且,空氣制造蛋白質只需要短短幾小時,其生產過程中不會使用任何激素和抗生素,免去了養殖過程中可能被注射荷爾蒙或抗生素的疑慮。

圖源:Air Protein

Dyson認為Air Protein獨一無二的優勢在於:使食品與傳統供應鏈完全脫鉤,因為空氣蛋白所需的只是二氧化碳和其它能量。

“我們不需要土地,因而不受隨之而來的價格波動影響,也與氣候、地緣政治問題等傳統產業鏈元素的波動脫鉤。”

聽上去很美好,空氣肉莫非就是未來成分最豐富、最健康、最安全的人造肉質產品了?

想想《火星救援》裏的馬特·達蒙,在火星上靠著種土豆吃土豆苦苦熬過了五百天,如果NASA當時把這項空氣造肉技術投入進航空事業中,馬特不僅可以用糞便種植土豆,還可以用呼吸出來的二氧化碳生成肉類食品,或許這個故事會變得更精彩點兒。

03
打破技術與商業之間的壁壘

Air Protein已經通過科學研究確認其生產的蛋白質符合FDA公認的安全標準,向FDA提交研究後正在等待政府部門的裁決。其公司同時正在積極開發“第一款最適合進入市場的食品”,目前還沒有公布該產品線的動態。

當然,空氣造肉的公司並不是只有這一家。

芬蘭的Solar Foods同樣是利用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加上水、電做原料,然後利用微生物發酵制成蛋白質成分占65%的蛋白粉Solein。

Solar Foods的制作技術每天能產出一公斤蛋白粉,成本只需5-6美元,與現有的蛋白生產過程所需成本差不多,但未來潛力巨大。

圖源:CNN

今年5月份,蛋白粉Solein在新加坡完成首次品嘗後,Solar Foods宣布與味之素集團建立產品開發戰略聯盟,準備正式進入消費者市場。

Solar Foods下一步是擴大Solein的生產規模,打開世界各地的其他市場。他們正在為Solein在美國尋求GRAS(公認安全)地位評估,並在英國和歐盟等其他主要市場提前提交了新型食品授權的申請。

同時,Solar Foods還和歐洲航天局聯手開發技術,為下一步火星登陸計劃的食物做準備。

圖源:Food Matters Live

將空氣造肉技術更好地商業化並且投入市場,當然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 規模化生產,確保能夠擴大生產規模以滿足市場需求。包括建設更大規模的生產設施和優化生產過程,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 改進口感和營養價值。蛋白粉本身沒有味道,要想產品被更多消費者接受,不僅要關注人造肉產品的外觀和口感,還要確保其營養價值和口感與傳統肉類相媲美或更好;

  • 建立供應鏈,以確保穩定的原材料供應,例如微生物培養基和二氧化碳等。同時,與供應商、分銷商和零售商建立合作關系,確保產品能夠廣泛進入市場。Air Protein與ADM的戰略合作、Solar Foods與味之素集團的戰略聯盟都是如此;

  • 營銷對消費者的空氣造肉教育,以提高消費者對空氣造肉產品的認知和接受度。同時,教育消費者了解產品的可持續性、環保和健康益處等優勢。

當企業不再停留於概念口號階段,具備成熟技術、完善的生產設施、具備優化的配方和滿足審批流程的要求之後,相信可食用的人造肉類產品會很快進入市場,並被更多消費者接受和喜愛。

隨著技術的進步和巨頭企業興趣的增加,在強大資本的加持下,預計未來幾年內我們將會看到更多的空氣造肉產品進入市場。

參考來源:
  • ADM Partners With Air Protein to Make ‘Landless’ Protein From CO2. (The Spoonl)
  • The company making steaks out of thin air. (CNN)
  • Solar Foods’ Solein: the protein of the future made of hydrogen and carbon dioxide. (Food Matters Live)

p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