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3月 1st, 2024

来伊份开咖啡店,良品铺子做投资,“低价模式”逼得头部零食企业集体搞副业?

文:李歡歡

來源:快消(ID:fbc180)

01

主業受困,副業來湊

火熱的咖啡賽道來了一名並不怎麽起眼的跨界選手。

“國內零食第一股”來伊份近日正式官宣推出咖啡品牌“來咖”,目前已登陸400多家來伊份門店,覆蓋上海、浙江、江蘇等華東區域。

說它不起眼是因為“來咖”已推出十余天,但市場關注度並不高。一定程度上,行業內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星巴克、瑞幸、庫迪等品牌的貼身肉搏上。不過,就來伊份對“來咖”的定位和規劃來看,其跨界做咖啡並非單純蹭熱度。

事實上,來伊份兩年前就在部分門店銷售過現制咖啡,良品鋪子今年也在迭代的第六代門店試水現制咖啡業務,二者的目的都是通過優化門店服務帶來更高的客單數。

不同的是,此次來伊份將咖啡業態升級,雖然還是借助現有零食門店,但已與主業做了明顯區分。“來咖”作為獨立品牌,有自己的視覺Logo,以“店中店”形式鋪設,接下來還會有獨立的外賣窗口。來伊份方面還表示,“來咖”年底將鋪設800-1000家,並考慮在未來2年開出獨立門店。

在競爭已然白熱化的咖啡市場,“來咖”的命運走向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通過其“規劃”可知,來伊份對咖啡確有“搶食”之姿。

無獨有偶,“來咖”推出的同期,另一家休閑食品上市公司良品鋪子在副業方面也有了新動作。其全資子公司擬認繳出資額1億元參與投資設立基金,該基金主要投向食品消費領域。

良品鋪子表示,此次投資旨在通過與專業機構合作,助力公司在食品消費領域拓展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這並非良品鋪子今年第一次圍繞食品消費做擴張布局。年初,公司與知名投資機構黑蟻資本聯合投資量販零食明星企業“趙一鳴零食”,同時加碼自有量販零食品牌“零食頑家”。品類擴張方面,今年很多新開的門店新增了咖啡、烘焙等產品線。

頻頻試水新業務,某種程度上也是企業經營者“焦慮”的體現。從幾家上市公司的財報來看,頭部零食企業的營收增長確實陷入了瓶頸,從去年開始增速大幅放緩,今年上半年也未看到反彈的跡象。

來伊份近期披露的業績預告顯示,該公司預計2023年上半年實現凈利潤5100-6120萬元,同比減少44.62%-53.85%,近乎腰斬。對於下滑原因,公司解釋稱,為提高整體組織效能,對部分渠道業務進行調整,部分渠道的銷售額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致使公司2023年上半年業績較上年同期減少。

另外幾家公司暫未披露上半年業績數據,但第一季度已集體出現賣不動的情況。一季度,良品鋪子實現營收23.85億元,同比減少18.94%;三只松鼠實現營收19.00億元,同比減少38.48%。收入雙位數下滑的同時,好在兩家公司的凈利潤均實現了雙位數增長。而一向穩健的洽洽食品,則出現了營收、凈利潤雙降的情況。

02

發力線下,尋求突破

收入增長困境之下,資本對幾家零食上市公司的熱情也在逐步減退。近年來,機構股東圍繞著良品鋪子、三只松鼠兩家公司的減持動作不斷。

拿良品鋪子來說,其最大的減持來自高瓴系資本,自2021年2月解禁期至今,後者通過多輪減持操作已合計套現超10億元,所持股份從11.67%降至4.50%,目前減持計劃還在繼續。今年5月,陪伴良品鋪子12年的著名風投機構今日資本也開啟了首次減持操作,表示擬在未來6個月最高減持6%的股份。

與良品鋪子的境遇類似,三只松鼠自解禁期以來,遭到IDG、今日資本等機構大股東的“接力式”減持,三年來9度披露減持計劃,機構已合計套現逾30億元。

當然,資本的逐利屬性決定了其退出的必然性。但另一方面,頻繁的減持和退出,也反應了資本對一家公司或賽道的態度。

受大環境影響,以良品鋪子、三只松鼠為代表,原本定位高端、走高客單價模式的休閑食品賽道熱度消退、消費需求收縮已是不爭的事實。從零食量販店的火熱可以看出,勒緊褲腰袋、謹慎消費的消費者當下更青睞於性價比更高的產品。如何增收,是擺在這些品牌面前的難題。

企業們具體的應對策略,除了上文提到的試水新業務,幾家上市公司對主業的精力則更傾注在線下。

良品鋪子方面,今年計劃新開門店1000家,新門店以第六代大店為主,面積更大、品類更豐富。7月底,良品鋪子還在湖北武漢開出其全國最大門店——經開永旺“零食王國店”。該店店面達1200平方米,包括3000余款產品SKU,不僅涵蓋了主品牌、旗下子品牌和孵化的零食連鎖品牌,還新增了國際零食專區,供應了500余款進口零食。除此之外,店內還提供了多處休閑放松區域,門店設計從純粹的銷售型向服務型轉變升級。

而正在進行渠道改革的三只松鼠則開始試水自有品牌社區零食店。自首家門店在安徽蕪湖開啟內測後,三只松鼠今年6月在安徽蕪湖、馬鞍山、宣城、滁州、亳州及江蘇鹽城等地同時開業10家自有品牌社區零食店,並宣布放開加盟。三只松鼠方面表示,新開設的社區零食店側重為消費者提供更具性價比的商品和服務。

來伊份則持續推進“萬家燈火”加盟戰略,預計今年門店數量能達到4000家。只是,與此前立下的“2023年達萬家門店”目標相差較遠,公司的業績也難言樂觀。

而另一方面,鹽津鋪子、甘源食品、親親、勁仔等零食企業因為與零食量販渠道的合作在上半年實現了業績的大幅增長。

總體來看,休閑食品企業們在線下的探索可謂有喜有憂,低價模式似乎更勝一籌,高價路線暫時遇阻。但也不能因此斷定高端休閑食品的天花板已至,從數據來看,在龐大的零食消費市場,仍有相當一部分消費者青睞於高價、高質產品。

根據裏斯戰略定位咨詢最新發布的《如何給糾結的Z世代做創新——中國零食飲料品類研究報告》,作為零食飲料行業的消費主力軍,全國80%以上的Z世代群體每月的零食飲料花費在400元以上,一二線城市的Z世代群體裏有40%每月在零食飲料上的花費達800元以上。盡管宏觀環境承壓,仍有45.5%的Z世代在零食飲料上的支出相較2021年都有明顯的增長。

就數據而言,行業仍有“增量”,就看誰能快速做出調整以適應當前消費環境、消費場景變化。眼下,靠低價取勝的零食很忙等行業鯰魚還在狂飆突進,良品鋪子、三只松鼠們還會繼續承壓,何時能突破當前的困境、還需相關企業投入更多精力。

pu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